An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Here's how you know

Official websites use .gov

A .gov website belongs to an official government organ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ecure .gov websites use HTTPS

A lock ( ) or https:// means you’ve safely connected to the .gov website. Share sensitive information only on official, secure websites.

“我们每天都在战斗,以使地球上的每个人最终都明白:我们不是一块殖民地,不是一块飞地,不是一个保护国。不是一个州,不是一个省,不是一块皇室土地,也不是一个外国帝国的一部分,不是‘某片土地的一部分’,不是一个加盟共和国。也不是一个自治区,不是一个省份,而是一个自由、独立、拥有主权的不可分割的独立国家。”
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

2022年8月24日是乌克兰宣布从苏联独立31周年。今年的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具有特殊意义,因为这一天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人民及其主权和文化特征发动全面侵略战争六个月的日子。

克里姆林宫(Kremlin)的虚假信息和宣传一直伴随并支持着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其中包括试图吞并克里米亚(Crimea),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运动,以及目前这场侵略战争。克里姆林宫一再试图使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公众以及国际社会眼中失去合法性。

揭露普京总统的伎俩

普京总统(President Putin)一贯否认乌克兰是一个真正的国家。2008年,他告诉布什总统(President Bush)“乌克兰不是一个国家”;2021年7月,他公开认定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是“一个民族”,并宣告“乌克兰的真正主权可能只在同俄罗斯的伙伴关系之中”。普京一贯反复试图将乌克兰描绘成是在俄罗斯的“历史土地”上“完全由俄罗斯创建的”,声称乌克兰是“[俄罗斯]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2022年2月的一份公文中,他指责苏联首任领导人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制造了列宁的乌克兰”,并称其“比错误还糟糕”,他在几天后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试图根据他自己对历史的歪曲来重划版图。在过去六个月里,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和宣传机器将普京的虚妄言论作为展开行动的蓝图,目的在于否认乌克兰独立乃至生存的权利。

帝国主义的重现以及将地图武器化

帝国复仇主义渗透于克里姆林宫的宣传之中,试图掩盖俄罗斯重新殖民乌克兰的企图。安全委员会(Security Council)副主席、俄罗斯前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拿出地图来质疑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的合法性。梅德韦杰夫引发了对俄罗斯的帝国历史的幻想,在7月27日的一个Telegram贴子中分享了之前及之后的地区地图,其中的乌克兰被缩小成只有基辅(Kyiv)周边地区,图片说明写道:“在泽连斯基总统受毒品侵害的头脑中,他的国家的光明未来前景可能看似这样,但西方分析人士认为它实际上将会是这样。”

梅德韦杰夫引述这些所谓的“西方分析人士”以便宣传俄罗斯的殖民臆想:设想乌克兰的领土被缩小到只有基辅地区,而乌克兰其他地区将被俄罗斯、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分掉。这种言论让人想起普京2022年2月质疑乌克兰的国家地位的演说,并伴随着日益高涨的俄罗斯要求扩大其“特别军事行动”的呼声,以实现其帝国版图。所谓“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的领导人丹尼斯·普希林(Denis Pushilin)妄称“俄罗斯城市”基辅、切尔尼戈夫(Chernihiv)、波尔塔瓦(Poltava)、敖德萨(Odesa)和第聂伯罗(Dnipro)需要“从纳粹主义中得到解放”,而所谓的“克里米亚议会”(Crimean Parliament)议长弗拉基米尔·康斯坦丁诺夫(Vladimir Konstantinov)又将尼古拉耶夫(Mykolayiv)和哈尔科夫(Kharkiv)加进这个名单。

俄罗斯有关历史和文化的宣传试图抹杀乌克兰的文化特征

乌克兰具备一种独特的文化和国家特性,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之久,鉴于苏联打压乌克兰国民的历史,普京以暴力方式将他们同化到俄罗斯文化中的行径尤其令人发指。在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统治下,300多万乌克兰人死于大饥荒(Holodomor)——这完全是一场人为造成的粮食短缺,当时落实苏联的五年经济计划被置于全体乌克兰人口之上。

除了切断该地区同乌克兰电信网络的联通,俄罗斯政府还在赫尔松竖起宣传广告牌,彰显著名的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和历史名将亚历山大·苏沃洛夫(Aleksandr Suvorov)以及“赫尔松——拥有俄罗斯历史的城市”这条宣传标语和爱国语录。这些宣传广告牌可能有两个目的:坚称一种共同的文化史,并对乌克兰在全国各地移除几座普希金的雕像做出回应。一位评论人士将这些宣传广告牌描述为俄罗斯通过“坦克——战争——死亡——占领——普希金”建立“血腥”管控的登峰造极之举。与此同时,乌克兰诗人塔拉斯·舍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的半身雕像被损毁,乌克兰的博物馆遭到焚烧和抢掠,而且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官员于7月访问乌克兰时,他们证实自俄罗斯发动全面入侵以来,已有160多处文化场址被毁。俄罗斯的轰炸还炸毁了巴宾亚尔(Babyn Yar)纪念园,那里是二战期间10万名犹太人及其他乌克兰人惨遭纳粹杀害的遗址。

非人化的言论加上种种否认和威胁

俄罗斯宣传人员正在使用有关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的非人化的语言。弗拉基米尔·索洛维约夫(Vladimir Solovyov)在他的黄金时段宣传节目“索洛维耶夫直播”(Solovyov Live)中将乌克兰人比作蠕虫,正由一名兽医在一次“特别手术”中从一只猫的体内去除。在“60分钟”(60 Minutes)节目中,主持人奥尔加·斯卡贝耶娃(Olga Skabeyeva)说乌克兰是一个“不存在的国家”,而且她的一位嘉宾将这场冲突说成是一场“圣战”,并将乌克兰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Reznikov)说成是“我们仍将必须取代的最后一只虫子”。白俄罗斯独裁者卢卡申科(Lukashenko)于7月21日说,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赫尔松是否是乌克兰一部分的问题“已不再被讨论”。俄罗斯外交部女发言人扎哈罗娃(Zakharova)否认了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于7月13日发表的声明,这项声明谴责俄罗斯系统性的过滤营及其强行驱逐至少160万名乌克兰人。车臣强权者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以及受到美国制裁的由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SVR)领导的《新东方瞭望》(New Eastern Outlook)最近都声称波兰是俄罗斯对北约“去军事化”的下一个目标。

吞并的把戏

普京的言论将莫斯科攫取乌克兰土地谎称为“收复和巩固”俄罗斯领土,特别是在克里姆林宫升级其吞并乌克兰南部的部分地区的行动之时。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Lavrov)于7月20日接受采访时暴露了莫斯科进一步入侵乌克兰的长期图谋,声称自从它在三月同基辅谈判以来“地理版图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所说的不仅是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Luhansk)。还有赫尔松(Kherson)、扎波罗热(Zaporizhzhya)及其他领土。”俄罗斯当局及其在赫尔松和扎波罗热的代理人重复了上述言论,并宣布一个选举委员会将举行一次加入俄罗斯的公投。与此同时,俄罗斯当局正在将“专门人员”纳入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领土的安全部门,并宣扬在扎波罗热州设立永久性的俄罗斯军事基地,以此作为一种“安全保障”并遏制乌克兰解放这些地区的努力。俄罗斯正在推进其“护照化”政策,要求乌克兰商企所有者用俄罗斯护照重新注册他们的公司企业。最后,俄罗斯代理人在社交媒体上散布了一段视频,宣布成立敖德萨旅(Odessa Brigade),声称敖德萨和尼古拉耶夫是俄罗斯“解放”接下来的对象。克里姆林宫可能试图以这些行径来对抗基辅所宣布的到今年年底发起进攻收复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俄罗斯在赫尔松的有关当局还于7月5日宣布成立一个由“俄罗斯专业人员”领导的“赫尔松政府”,仿效管理俄罗斯的联邦主体的权利机构,以帮助加速“重新整合”,尽管打着通过公投进行选择的幌子。这两种伎俩的目的都是否认乌克兰的国家地位并使俄罗斯的殖民主义合法化。

克里姆林宫声称乌克兰人民渴望被俄罗斯吞并,这毫不属实。民意调查显示出乌克兰人民反对俄罗斯入侵的压倒性共识。根据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2022年6月进行的一次民调,97%的乌克兰人将俄罗斯的入侵视为对乌克兰安全的一个主要威胁,而且97%的人要求俄罗斯为它造成的破坏对乌克兰进行赔偿。

有关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亲近感的虚假声称

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和宣传生态系统努力显示出生活在俄罗斯控制的乌克兰地区的民众渴望俄罗斯的统治。在每个由俄罗斯控制的地区都有可信的报道说,占领当局不向乌克兰平民发放食品、水和医疗救援品,直到他们接受俄罗斯护照。像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这样的国家宣传机构随后将排队申请俄罗斯护照的居民说成是自愿的,还有居民适时做出亲克里姆林宫的表述。俄罗斯国家媒体广泛地报道了即将离任的由俄罗斯任命的扎波罗热“军事-民政管理局”负责人叶夫根尼·巴利茨基(Yevgeny Balitsky)于7月14日发表的声明,声称“加入俄罗斯与否”的公投将于九月上半个月进行。巴利茨基还说,“我们将不会成为第二个科索沃”,声称北约组织(NATO)未经公投就将前南斯拉夫一分为二。但民调数据显示在一次自由的公投中,被占领地区的乌克兰人不会选择加入俄罗斯。全国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于2022年5月进行的一次民调显示,只有3%的乌克兰人希望乌克兰加入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关税同盟(Eurasian Customs Union),而90%的人希望乌克兰成为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成员国,东部和南部的人数最少,但也占84%的绝对多数。俄罗斯当局认识到这一现实后,正在加速进行“再教育”。在巴利茨基和其他由克里姆林宫任命的官员散布“去纳粹化”言论以及扎波罗热州由俄罗斯扶植的“州长” 安东·科尔佐夫(Anton Koltsov)组建一个傀儡政府的同时,在俄罗斯控制的领土上对乌克兰人施加一个新的教育系统的行动愈演愈烈。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莫斯科提出高薪聘用俄罗斯的教师,让他们搬到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去“更正”过去向那里的儿童教授的知识。

克里姆林宫国家媒体不实地指称在哈尔科夫地区的乌克兰人还寻求俄罗斯身份。由俄罗斯任命的“哈尔科夫州临时民政管理局负责人”维塔利·甘切夫(Vitaly Ganchev)于7月6日在接受塔斯社(TASS)采访时声称,“已被解放的”哈尔科夫地区的居民“希望加入俄罗斯”。他说:“人们听说有一个权力体系,我们正在颁行法律,引入卢布以填补一个关键的经济生态位,而且他们正在重新定位以接受新的现实。”克里姆林宫的虚假信息机构立即放大了这些虚假指称。哈尔科夫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于4月指控甘切夫犯有叛国罪,因其同俄罗斯军队勾结并企图组织一次再次宣告所谓“哈尔科夫人民共和国”的公投。他的伎俩看起来是为图谋吞并占哈尔科夫地区30%的由俄罗斯控制的区域做准备,而且看起来与俄罗斯日益加强的“护照化”行动在同一时间进行。

数据清楚地表明:乌克兰人民在任何自由及公正的公投中都会压倒性地反对加入俄罗斯,包括生活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民众。在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于2022年4月进行的一次调查中,90%以上的乌克兰人说他们对俄罗斯的看法自其2月24日入侵以来恶化。俄罗斯官员尽管散布虚假信息和宣传,但他们认识到这一现实。美国的情报显示,俄罗斯官员对这些伪公投中的低投票率感到关切,并且清楚他们使这种非法攫取土地合法化的行为将缺乏合法性,而且不能反映人民的意愿。

乌克兰人民面对俄罗斯的全面入侵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有关调查显示,乌克兰人民致力于他们国家的民主发展,历史性的94%的人表示全面行使职能的民主对于他们具有重要意义。尽管遭受了全面入侵,87%的乌克兰人显示出对于乌克兰的前途的空前乐观。

乌克兰将保持主权和独立

31年前,乌克兰人民宣告他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实现独立。自2014年以来,特别是在过去6个月里,全世界都目睹了普京总统利用军事力量以及欺骗性言论来破坏乌克兰主权。他给乌克兰造成了苦难,但他的企图没有得逞。在这场战争持续之时,乌克兰人民的勇气和坚强一直卓越超群。正如布林肯国务卿所指出的:“乌克兰既没有也将不会被征服。它将继续保持其主权与独立。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将继续同他们站在一起,并帮助提供正是他们捍卫自己的自由所需的一切”。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