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简报
2022年1月20日

多年以来,俄罗斯编造了一系列虚假言论,由其虚假信息和宣传鼓吹的生态系统持续不断地注入全球信息环境中。这些言论起到了一种模板的作用,使克里姆林宫能够调整有关言论,但有一点保持不变——在为支持其政策目的而制造信息环境时全然无视事实真相。

俄罗斯军队和情报实体正在俄罗斯的整个虚假信息和宣传鼓吹的生态系统中参与这项活动,其中包括恶意的社交媒体操作、公开及隐蔽地使用在线代理媒体,在电视和广播节目中掺加虚假信息,主办各种会议以影响与会者,导致他们错误地以为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应对该地区日益紧张的局势负责,并利用网络活动来污损媒体并采取黑入与泄露行动。

以下是屡见不鲜的五大俄罗斯虚假信息的主题,克里姆林宫目前正在重新进行调整,以试图让有关它在乌克兰的行动的虚假言论充斥信息环境:

第一大主题:“俄罗斯是无辜的受害者”

俄罗斯政府官员用谎言将俄罗斯描绘成一个一贯的受害者,称其挑衅行径是为应对美国以及我们的民主盟友和伙伴的所谓行动而被迫采取的。为进一步宣扬这些言论,俄罗斯借助于它最喜欢用的标签之一来试图反击:“恐俄症”。在2014年入侵乌克兰之后,俄罗斯政府及国家控制的虚假信息机构开始指控任何质疑俄罗斯的行为的人都抱有仇外的恐俄症。

例如,俄罗斯声称国际社会对其入侵一个独立国家的行为的负面反应完全是出于人们对俄罗斯的恐惧和仇恨。根据以下图表,在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之前,恐俄症并不是俄罗斯外交部或国家出资运营的虚假信息机构所严重关切的问题。有关“恐俄症”的声称持续地出现在一系列话题中,而且俄罗斯政府只要在实为挑衅者却佯装受害者时,都会利用这一言论。

Picture1 State

显示“恐俄症”(Russophobia)和“恐俄症者”(Russophobe)两个词在2001年至2017年期间被俄罗斯外交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所提及的次数。(来源:DFRLab)

第二大主题:历史修正主义

当历史进程不符合克里姆林宫的政治目的时,俄罗斯政府官员及其代理发声者便否认历史事件或歪曲历史史实,以试图粉饰俄罗斯的形象,服务于其国内及地缘政治图谋。

例如,1939年苏联与纳粹德国之间的促使第二次世界大战加快爆发的互不侵犯条约,又称《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Molotov-Ribbentrop Pact),给普京政权造成了政治上的不便。2020年,普京试图淡化斯大林同希特勒保持一致的决定并为其辩解,因而发表了一篇歪曲二战爆发史实的文章,对苏联的作用轻描淡写,并转而指责其他国家应为二战负责。俄罗斯还往往会得寸进尺,给不赞同它歪曲历史的人贴上纳粹或纳粹同情者的标签。

克里姆林宫还将这个模式用于乌克兰建国的历史、北约组织在苏联解体期间的行动、其古拉格(GULAG)监狱系统、被称为Holodomor的乌克兰大饥荒,以及其他诸多克里姆林宫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不能为其目前的政治目的服务的事件。

第三大主题:“西方文明即将崩溃”

俄罗斯推行的谬论称,西方文明正在崩溃并因确保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间性人等人士(LGBTQI+)的安全和平等和促进像妇女平等和文化多元等观念而偏离了“传统价值观”。西方文明的灭亡是俄罗斯最古老的虚假信息用语之一,“西方衰败”之称从19世纪以来就有记载。这种以“价值观”为基础的虚假信息引出一些含糊其辞的概念,包括“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心灵精神”。俄罗斯称,俄罗斯是所谓“传统价值观”和性别角色的堡垒,是抗衡美国和西方国家堕落的道德力量。例如,普京总统宣称,西方实际上取消了“母亲”和“父亲”的概念,代之以“家长一和二”,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则写道,西方学生“在学校学的是耶稣基督是双性人”。

第四大主题:“群众运动是美国赞助的‘颜色革命’”

克里姆林宫难以接受每个人都应享有言论自由的人权和政府应对其人民负责。俄罗指指责美国在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共和国、摩尔多瓦、乌克兰和整个中东地区和非洲或煽动暴乱或策划“颜色革命”。如果一个群众运动是支持民主和支持改革,不被视为合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克里姆林宫往往会攻击其合法性,并声称美国暗在其幕后。这些毫无根据的指责经常针对地方和跨国的公民社会组织,以及将违反人权和腐败行为曝光的独立媒体。克里姆林宫试图否认邻邦国家人民有能力、尊严和独立的愿望伸张他们自己的权利,就像它否认俄罗斯人民具有这些素质一样。

第五大主题:现实是由克里姆林宫任意定义

在真相不符合其利益时,克里姆林宫频频力图制造多重虚假现实,并给信息环境注入混乱迷茫。俄罗斯官员经常为蓄意制造困惑,提出旨在替俄罗斯政府的作用进行开脱的论点,即便一些说法相互矛盾。而最终,采用多种相互矛盾的说法本身就成为一种手段,意在制造困惑和有碍反响。俄罗斯虚假信息和宣传生态系统的其他成分,例如滥用国家出资运营的虚假信息媒体和被变为攻击工具的社交媒体,帮助推动多重虚假说法。

例如,全世界一目了然,俄罗斯在2018年3月4日试图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在英国索尔兹伯里(Salisbury)暗杀前俄罗斯军事情报官员谢尔盖·涅姆佐夫(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儿尤利娅(Yulia)。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政策所(Policy Institute at King’s College London)指出,在事件发生后的四个星期里,俄罗斯国家出资运营和指使的媒体今日俄罗斯(RT)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通过735篇文章散发了138条不同和相互矛盾的说法。

俄罗斯在其他事件后采用了同样的用大批虚假说法充斥信息空间的手法,如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17号航班被击落后,以及在俄罗斯2008年入侵并持续占领格鲁吉亚以后,为的是分散有关其在事件中的角色的言论。这些做法的目的也是为困惑他人并操纵事实,以满足符合克里姆林宫的利益。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russias-top-five-persistent-disinformation-narrative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