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21年12月21日

各位下午好。很高兴见到你们大家。

我想你们大都期待着这个以辛勤工作换来的假期。这真是不寻常的一年。

当我在就任国务卿的第一天走进国务院时,世界各地都在为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实施关闭和限制措施。

当时美国只有不到1%的人接种了疫苗,而如今已超过60%。

我们当时正在应对自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气候危机正在加速。

我们同我们的盟友及伙伴的关系也很紧张。

而且很多人质疑美国是否有意愿——甚至是否有能力——再次引领航向。

几个指导性的前提激励了我们今年的工作。

一个是美国的参与——美国的领导力——事关重大。

世界不会自行组织起来。

当我们不参与时,当我们不引领时,会发生以下两种情况之一:要么是其他一些国家试图取代我们的地位,但可能不是以一种推动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的方式,要么是无人引领,那就会出现混乱。

不论是哪种情况,都不利于美国人民。

另外一个前提是寻求以新方式同其他国家合作及协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因为我们所面临的并且影响到美国人民生活的极其重大的挑战——从COVID到气候再到新技术的颠覆性影响——没有一项是任何国家所能独自解决的,甚至连美国也不行。

我们今年的工作大都围绕着重建美国对外政策的根基。

这始于恢复并重振我们的同盟及伙伴关系网络——并重新参与多边体系,在这方面进行了许多日复一日的外交工作。

自1月20日以来,我们为同关键盟友的交往重新注入了活力:同北约(NATO)、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联合国(United Nations)、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七国集团(G7)、二十国集团(G20)以及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我们创立了美英澳三边合作关系(AUKUS);我们通过两次领导人级别的峰会提升了四方伙伴关系(Quad);我们发起了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全球基础设施倡议。

与一年前相比,我们在几乎每个问题上都同我们的盟友和伙伴更加一致,其中包括在俄罗斯针对乌克兰及其邻国的挑衅上、在伊朗的核项目上,以及在中国试图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上。

我可以通过我在全世界每个地区同有关官员的几十次面对面的会谈来证实,他们很高兴——坦率地说是感到放心——因为美国再次参与而且再次发挥领导作用。

在今年年初,我们曾说过我们要引领终止COVID-19疫情的全球性努力。

从那以后,我们已向110多个国家捐助了超过3.3亿剂疫苗,并向明年捐助12亿剂疫苗迈进。

这比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还多。

我们还引领世界为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提供资金,这个全球性伙伴关系在全世界公平地分发安全的疫苗。

就在今天上午,我宣布再提供5.8亿美元COVID援助资金,向遭受严重影响的地区提供拯救生命的卫生及人道主义援助。

这使美国的援助总额达到近200亿美元。

而且重要的不仅仅是我们的援助数额,还有我们的援助方式——植根于科学,基于需求,协同国际和区域机构,并且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

我们做到这一切的原因是——正如我们看到目前正在发生的,随着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的蔓延——在所有人都享有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

要战胜这场疫情,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让我们不要忽略我们,全世界和美国,在过去一年中取得了长足进展的事实——在美国的领导作用下——为更有效力的全球性COVID-19应对措施及拯救生命奠定了基础。

我们将继续努力实现拜登总统在他于九月召集的全球COVID峰会上制定的目标:到明年秋季为全世界70%的人口接种疫苗。

而且我们将继续引领和促进全球卫生安全,以便更好地预防、发现并应对今后的疫情。

我们曾说过要恢复美国在气候危机中的领导作用。

在第一天,我们就重新加入了《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

我们通过对气候进行重大投资——包括将我们自己的融资增至四倍——提升了削减排放的全球雄心。

经过一年不懈的外交努力,总计占全球GDP 65%的国家已致力于将全球升温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

我们引领了将甲烷排放削减30%的全球承诺,并帮助主导了到本十年末终止并逆转毁林现象的努力。

超过100个国家加入了上述两项承诺。

我们还确保很多世界大型经济体承诺摒弃为海外的化石燃料项目提供资金。

我们曾说过我们会应对影响到美国劳动者和美国家庭的种种问题。

这以COVID和气候问题为首,但不止于此。

由于美国的领导作用,我们的港口的拥堵以及关键物资的短缺正在缓解。

我们汇集了136个国家以确保一项全球最低税率(Global Minimum Tax)来终止公司税率的逐底竞争,阻止公司企业将工作机会转移到海外,并创收数十亿美元投资于国内。

我们正在为新型技术的治理制定规范,以使它们服务于民主体,而不是损害民主体。

而且正如在其他所有事务上一样,我们同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包括通过我们今年发起的美国-欧盟贸易和科技委员会(U.S.-European Union 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拜登总统承诺终止美国为时最长的战争。今年夏天,我们兑现了这一承诺,结束了坚定支持行动(Operation Resolute Support),并领导一个国际同盟从阿富汗撤离了超过12万人。

我们知道其艰巨性。确实如此。我们正在为了今后的工作汲取这次撤离及重新安置行动的经验教训。

但这也是20年来第一次没有美国军人在阿富汗度过岁末假日,而且我们不会派出第三代美国军人到那里作战牺牲。

我上次在这个简报厅里接受了一些应有的提问,有关我们继续为美国公民以及我们对其有特殊承诺的其他人员的撤离提供便利的能力。

在那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们兑现了这一承诺,其中包括我们为任何希望离开的美国公民提供帮助的承诺。自9月1日以来,我们已帮助近500名美国人离开阿富汗。这包括了几乎每一位在8月31日之后还在阿富汗并表示希望离开而且已做好准备的蓝色护照持有者——我们还将继续努力。

我们还将继续努力应对阿富汗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局势——通过我们的援助以及我们的外交工作,我们是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的最大单一援助方。

最后,我们已投资于国务院——让它成为一个更加强大、更有效力、更加敏捷、更具多元化的机构,能在一个复杂性和竞争性日增的世界里为美国人民服务。

我们正在建设我们的能力以便在今后的年月里在对于我们的人民将越来越重要的外交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例如全球卫生、气候、技术和经济事务。

而且在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绝不会在事关战略竞争、维护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和人权以及为和平而努力的事务上偏离重点。

我们启动了一个全面广泛的现代化日程,包括我们计划设立一个新的网络安全和数字政策事务局(Cybersecurity and Digital Policy Bureau),以及关键和新兴技术事务特使(Special Envoy for Critical and Emerging Technology),以帮助我们确保数字革命服务于我们的人民、保护我们的利益、增强我们的竞争力,并维护我们的价值观。新的资源使我们得以完成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人员增聘以及大幅增加我们的信息技术预算;我们增加了全职从事经济和气候事务的外交人员;新的行动计划使我们能够赢得人才竞争并促进多元化、包容性、公平性和机会均等。

今年,我们还任命了国务院的首位多元化和包容性首席官员(Chie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Officer),因为我们的外交使团应当体现出我们国家的全面的多元化、才华和经验。

在我们从事的每一项工作中,我们的首要重点都是我们的人员的安全和福祉。

今天晚些时候,我将前往约翰斯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行政医疗中心(Executive Medical Center),我们的一些受到异常健康事件伤害的同事们正在那里接受治疗。

国务院各部门以及整个美国政府机构都极其重视查明此类事件的原因和肇事者,照护那些受到影响的人,并保护我们的工作人员。

我们正在对国内加大投资,包括教育、基础设施、研究开发以及卫生领域,这对于我们的对外政策的成功至关重要。

国内的振兴驱动我们的竞争力,并提升美国在全世界的地位。

综上所述,毫无疑问的是我们现在已比11个月以前更加强大。

我们在世界上更加强大。我们在国内更加强大。我们在应对COVID、气候以及其他迫切挑战方面地位更加稳固。

我们处于一种更稳固的地缘政治地位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在他们试图破坏我们所建立并领导的国际体系之时——这个体系已使全世界更自由、更繁荣、更安全、更互联互通,并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繁荣发展。

对于我们事关重大的是要维护这一体系,捍卫法治、民主价值观和人权,以及一个让人人都享有公平机会来参与竞争并取得成功的公平的竞争环境。

我们将继续推动这一积极愿景——同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并肩努力。

我今天在这里提到的几乎所有工作都将在2022年继续进行:终止这场疫情并增强全球卫生安全;确保新技术的标准、硬件和政策能够保障我们的竞争优势并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和生计,同时确保他们的安全以及我们的民主的强大;保卫并增强基于规则的秩序并防范那些试图摧毁它的人;建设一个准备好发挥领导作用以应对21世纪的种种挑战的国务院。

与我们开始时所处的情况相比,我们现在处于有利得多的地位来取得稳固进展以应对这些挑战,因为我们正在今年所奠定的基础之上努力。

我为我们的所有外交人员和发展事务专家感到骄傲,并对他们表示感谢,这些成就来自你们的辛勤努力,你们代表着我们国家最杰出的人才。

今年,我们告别了美国外交界的两位巨人——乔治·舒尔茨(George Shultz)和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他们都热爱国务院。国务院也热爱他们。

他们都相信外交的力量。

他们都知道国务院不是为解决其他地方的问题而存在、其工作重点不在于外部世界——而是为了造福于美国人民,解决影响他们生活的挑战,并创造机会以使他们的未来更加光明。

这些就是我们在本届政府中竭诚采纳的信念。而且我知道它们也跨越党派得到分享。因此,我要感谢国会在周末批准了一大批被提名的外交官。迄今为止,获得批准的大使和其他高级外交官的人数少于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届政府。我们迫切需要一个完整的团队,在世界各地保护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人员。

作为我们杰出的外交队伍的一员,在这一年为美国人民服务令我感到荣幸。与你们在座的很多人一同出访,并时而站在这个讲台上回答你们的提问,也令我感到荣幸。感谢你们不辞辛劳、坚持不懈地工作,让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对于我们在这里从事的工作知情,并对我们问责。

我希望你们都能度过一个非常健康的、养精蓄锐的假期。祝大家新年快乐。我期待明年继续开展工作。


欲查看原稿内容: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antony-j-blinken-at-a-press-availability-9/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