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简报

2024年2月9日

美国是一个印太(Indo-Pacific)国家。作为全球最具活力及增长最快的地区,印太地区是美国未来安全与繁荣的一个重要驱动力。该地区拥有占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以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二。2022年,美国与印太地区的贸易额超过了两万亿美元,来自印太地区的9560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使美国受益。我们之间的人民交往纽带将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美国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国际学生来自印太地区。

自2022年2月发布《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以来,美国在推进印太地区的共同愿景方面已经取得了历史性进展,即建立一个自由开放、互联互通、繁荣安全和具有韧性的印太地区。美国继续展现对印太地区的领导力与承诺,增强该地区应对21世纪挑战和机遇的能力及韧性,表明我们可以共同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根据《印太战略》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体现了美国的领导力,也体现了与该地区盟友、伙伴和朋友之间前所未有的合作水平,以应对全球挑战,并在面临日益严峻的地缘政治挑战中保护我们共同的世界愿景。我们与盟友、伙伴和朋友共同建设集体能力的努力仍然是我们对这一地区的方针的基石。

但是,随着我们为推进共同价值观和利益而不断加强合作,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也随之日益严峻。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变得在国内更加专制,在国际上更加强硬,损害人权和国际法,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我们看到,朝鲜在继续扩大非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气候变化的影响对一些小岛屿国家的生存构成威胁。面对如此众多的挑战,我们仍然依据《印太战略》制定的积极愿景为指导,深化合作与协作,以提高地区能力并促进共同繁荣和稳定发展。

在我们通过《印太战略》加强外交和全球参与的架构中,美国国务院在这些努力中发挥着核心作用。我们正在重振我们的伙伴关系和联盟网络、建立联盟,并深化我们对多边机构的参与,以迎接时代对我们的考验。

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领导作用同时为该地区和美国国内带来直接惠益。新市场以及共同的法律、法规和标准加强了美国企业与国际市场之间的经济联系。来自这一充满活力的地区的新投资为美国创造了就业机会。当我们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方面进行合作时,我们就能更好地做好准备,保护自己免受未来重大疫情的影响。在这些以及许多其他问题上,我们在印太地区所付出的努力有助于确保该地区和美国的子孙后代拥有一个更加安全和更加繁荣的世界。

一、推动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

我们在印太地区的方针仍然侧重于推动一个自由开放的地区,让这里的人们生活在开放的社会中;国家可以在不受胁迫的情况下做出独立的政治选择;在地区层面,问题会得到公开解决,规则以透明的方式达成并能公平地得到执行,商品、思想和人员可以自由流动。在过去两年里,由美国国务院牵头的主要工作包括:

  • 推进世界各地的人权和民主机制,并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通过民主峰会以及与区域合作伙伴就人权和民主韧性进行坦诚和直接的对话,我们加强了全球民主振兴的势头。我们推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和缅甸侵犯人权的行为追究责任。在美国的支持下,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于2023年8月召开了关于朝鲜人权问题的首次公开通报会。我们在2023年启动了多项首次对话,包括10月的“美国-东盟残障人士权利对话”(U.S.-ASEAN Dialogue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6月的“澳大利亚-美国性别平等战略对话”(Australia-U.S. Strategic Dialogue on Gender Equality)、8月的“美国-日本-韩国妇女经济赋权三边会议”(U.S.-Japan-ROK Trilateral Meeting on Women’s Economic Empowerment),以及美国-日本有关跨国镇压问题的对话。
  • 支持缅甸的民主:在缅甸发生政变后的三年里,美国提供了超过3.17亿美元拯救生命的援助来支持缅甸人民,并专门投入了四亿美元用来推进民主、人权和正义进程。美国已对91名个人和50个实体实施了制裁,以剥夺缅甸军人政权持续实行暴力的手段,并促进缅甸人民的民主愿望。
  • 应对外国信息操纵及干扰 (FIMI) 的威胁:美国国务院与韩国和日本签署了双边备忘录,以协调打击外国的信息操纵行径。我们还致力于通过支持印太地区的独立新闻媒体,努力增强对外国信息操纵及干扰的抗御力。
  • 解决罗兴亚人的人道主义危机:在应对罗兴亚人(Rohingya)所面临的危机方面,美国是最主要的单一人道主义援助提供国,自2017年8月暴力升级以来已提供了近24亿美元资金,来支持该地区的应对措施。美国为居住在孟加拉国的近100万罗兴亚难民提供了援助,从而支持了该地区的稳定。
  • 在南中国海维护国际海事法:我们支持菲律宾盟友为维护1982年《海洋法公约》(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以下简称为《公约》)所体现的国际海洋法律而壮大集体呼声的努力。例如,美国与盟国及合作伙伴一道,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行使公海航行自由的船只一再进行骚扰,及其依然不愿意遵守2016年一致通过的仲裁裁决(Arbitral Award)。根据《公约》规定,这一裁决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均有约束力的最终裁决。美国开展密集的法律外交,以加强国际海洋法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包括与外国海事专家举行会议以及在美国国务院刊发的《海洋界限》 (Limits in the Seas) 中发布有关海事主张的详细研究报告。

二、在该区域内外建立联系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与盟友及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得到了程度空前的加强。应对历史性挑战要求我们必须与那些拥有共同愿景的人们携手合作。将我们的伙伴关系发展为与宗旨相符的灵活的小组和对话,已成为我们推动取得具体成果的重要工具。我们通过以下方式加强了双边关系、强化了地区架构,并与合作伙伴及盟友一起汇聚集体力量:

  • 增强东盟的权能及统一性:本届政府举行了四次美国-东盟峰会(U.S.-ASEAN Summit),包括2022年5月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历史性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U.S.-ASEAN Special Summit)。在2022年11月举行的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U.S.-ASEAN Leaders’ Summit)期间, 拜登总统和东盟领导人将美国与东盟的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美国与东盟关系的扩展突出表现在内阁级成员在卫生、气候与环境、能源、交通运输以及妇女赋权等领域的新接触,以及在国务卿、国防部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长期对话轨道中保持持续的高层参与。
  • 深化美国日本韩国的三边合作:在2023年8月于戴维营(Camp David)举行的历史性“三边领导人峰会”(Trilateral Leaders’ Summit)上,拜登总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韩国总统尹锡悦开启了三边伙伴关系的一个新时代,以扩大印太合作,深化安全、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合作,打击外国信息操纵活动,并在全球卫生和人民之间的交往领域扩大接触。
  • 通过四方安全对话取得成效:美国继续与四方安全对话(Quad)伙伴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合作,为印太地区带来切实惠益。在2023年5月举行的广岛峰会(Hiroshima Summit)上,四方安全对话推出了“四方投资者网络”(Quad Investors Network),以促进对关键技术的共同投资,并宣布了首个“四方STEM奖学金”(Quad STEM Fellowship)以及1800项新的“四方基础设施奖学金”(Quad Infrastructure Fellowships)。根据 “促进电缆连接与韧性的四方伙伴关系”(Quad Partnership for Cable Connectivity and Resilience),我们对 1000 多名电信官员和高管进行了培训。四方安全对话还在卫生、关键及新兴技术、海事安全、气候和清洁能源等方面取得了进展。
  • 调动新资源并扩大我们在整个印太地区的影响力:2023年,美国扩展了在印太地区的外交代表性,在所罗门群岛、汤加和马尔代夫均开设了大使馆。我们计划于2024年在瓦努阿图开设大使馆,并正在就我们设立大使馆的想法与基里巴斯政府积极展开协商。2023年,我们任命了一名美国驻太平洋岛国论坛特使(U.S. Envoy to the Pacific Islands Forum),为就太平洋地区的重点要务增强协调提供支持。美国于2022年9月和 2023年主办了两次“美国-太平洋岛国峰会”(U.S.-Pacific Islands Summit),并于2022年发布了有史以来首项《美国太平洋伙伴关系战略》(U.S. Pacific Partnership Strategy)。布林肯国务卿在2023年5月强调指出,国务院承诺与美国国会合作,确保为太平洋岛国地区提供超过72亿美元的新资金和项目。
  • 承认库克群岛和纽埃:美国承认库克群岛和纽埃为主权独立国家,并与其建立了外交关系。这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它将加深我们之间的纽带,并推进基于共同价值观和利益的合作。
  • 启动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组织2022年6月,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英国和美国成立了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组织(Partners in the Blue Pacific),以支持太平洋地区的重点议程,包括该地区的繁荣、韧性和安全问题。在该项目启动以后,加拿大、德国和韩国已作为合作伙伴加入,欧盟也以作为观察员加入。
  • 加强与日本和菲律宾的三边合作:在整个2023年,通过各国外交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之间的接触,我们加强了三边合作和应对能力,以提高国防和安全能力,维护自由开放的海上秩序,支持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恢复工作, 并促进经济方面的安全和韧性。
  • 提升我们与印太地区国家的双边伙伴关系:在2023年历史性的领导人访问期间,我们提升了与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双边关系,使之成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拜登总统还于2023年接待了韩国总统尹锡悦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进行国事访问,并期待在4月接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我们与韩国确认了在下列领域中做出的承诺:深化国防和安全关系;扩大经济合作;加强数字和技术合作;打击外国信息操纵行径;扩大发展援助、教育交流和人民之间的联系。我们与澳大利亚一起开启了一个美澳战略合作的新时代,除了现有的在国防和经济方面的强劲合作之外,还将气候和清洁能源合作列为我们关系中的第三个支柱。
  • 支持印度作为地区领导者的作用:美国通过多边和双边论坛支持印度在该地区的领导地位。2023年,莫迪总理于6月对华盛顿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拜登总统于9月访问了新德里并参加了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11月,布林肯国务卿和奥斯汀国防部长与印度对等官员在新德里举行了第五次 2+2 部长级会议。我们在国防与安全、气候与清洁能源、太空、多边合作以及人民之间的联系等领域都在进行密切合作。
  • 扩大印度洋地区的伙伴关系:美国正在稳步扩大与诸如“环印度洋地区联盟” (Indian Ocean Rim Association)等印度洋地区合作伙伴和组织之间的合作,通过在气候适应力、可持续性和包容性蓝色经济以及海事安全等关键优先事项上的合作,支持共同繁荣和区域稳定。
  • 将欧洲和大西洋盟友与印太地区联系起来:为了支持我们在印太地区与欧洲和大西洋盟友之间的得到扩展的合作,美国与英国、加拿大和欧盟举行了定期磋商和对话,并通过“蓝色太平洋伙伴关系”、北约(NATO)、七国集团(G7)以及二十国集团论坛加强了接触。这种合作增强了我们支持一个国际体系的集体能力,面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残酷入侵、朝鲜构成的威胁、气候变化、经济安全、网络安全等共同的全球挑战,正是这个国际体系支撑着我们的安全、繁荣和价值观。
  • 投入于人民之间的联系:2023年12月,我们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一起在华盛顿特区成立了“美国-东盟中心”(U.S.-ASEAN Center)。我们继续通过“东南亚青年领袖计划”(YSEALI)和“太平洋青年领袖计划”(YPL)来加强领导力的发展, 2023年是这两个计划成立十周年。

三、推动地区繁荣

美国正在进行优化投资,以鼓励创新、增强经济竞争力、创造高薪就业机会、加强供应链,并为印太地区所有国家扩大经济机会。我们在促进私人投资和经济竞争力,并努力缩小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差距。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已向该地区提供了约40亿美元的对外援助。在过去10年里,来自美国的在该地区的外国直接投资几乎翻了一番。这些投资反过来又增强了美国国内的实力基础。自本届政府就职以来,亚太经合组织(APEC)地区的一些公司已宣布在美国投资近2000亿美元。我们通过以下方式深化了经济合作:

  • 成功地主办了2023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在2023年美国担任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主办国期间,拜登总统主持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经济领导人会议(APEC Economic Leaders’ Meeting),与会领导人签署了《金门宣言》(Golden Declaration),以推进可持续发展、韧力、数字经济以及经济包容性等重要工作。拜登总统还就气候问题主持了首次非正式领导人对话,敦促人们在这关键的10年里在气候问题上树立更大的雄心并加大行动力度。美国全年共主办了超过400次会议,其中包括10次部长级会议,以促进在交通运输、贸易、灾害应对、粮食安全、卫生、能源、妇女和经济、中小企业、金融以及更广泛的经济政策等领域中的区域合作。
  • 实质性结束有关印太经济框架几大支柱的谈判:2022年5月,拜登总统与13个区域伙伴国家启动了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以深化经济合作,创造更强大、更公平及更具韧性的经济体。2023年11月,印太经济框架合作伙伴签署了《第二支柱供应链协议》(Pillar II Supply Chain Agreement),并实质性结束了有关《印太经济框架清洁经济协议》(IPEF Clean Economy Agreement)和《公平经济协议》(Fair Economy Agreement)的谈判。
  • 建设高标准的基础设施:2022年5月,我们与七国集团合作伙伴一起启动了“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 (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并建立了一个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印太经济框架加速器(PGI-IPEF Accelerator),以支持在该地区对高标准基础设施的投资,重点关注能源供应链、数字互联和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在斯里兰卡,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为科伦坡港(Port of Colombo)西集装箱码头的长期开发投资了5.53亿美元,这将促进私营部门主导的增长并吸引重要的外汇流入。
  • 缔结《自由联系契约》相关协议:2023年,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帕劳共和国和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签署了八项与《自由联系契约》(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相关的协议,旨在促进经济繁荣和稳定,包括在卫生、教育和基础设施等关键领域提供支持。
  • 启动《美国台湾21世纪贸易倡议》:2022年6月,在美国在台协会(AIT)和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的支持下,美国和台湾启动了《美国-台湾21世纪贸易倡议》(U.S.-Taiwan Initiative on 21st-Century Trade),以制定深化经贸关系的具体方法 ,推进基于共同价值观的相互贸易优先事项,促进创新和包容性增长,以造福我们的员工和企业。
  • 支持数字联通:与澳大利亚和日本合作,美国承诺投入超过2100 万美元支持铺设“东密克罗尼西亚海底电缆”(East Micronesia Cable),以连接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瑙鲁和基里巴斯。美国还支持铺设“中太平洋电缆”(Central Pacific Cable),以连接多个太平洋岛国,增加经济发展、教育、远程医疗和银行业的机会。
  • 推动有关关键及新兴技术的合作:为推动与合作伙伴在关键及新兴技术领域中的合作,我们与印度、新加坡和韩国举行了对话,并在旧金山举办了第二届“四方技术商企与投资论坛” (Quad Technology Business and Investment Forum) 年会,为加强政府、行业、投资者、学术界和公民社会之间的公私合作奠定基础。我们还在改善和保障整个地区的半导体供应链。
  • 共同主办印太商业论坛:2023年,美国与日本共同主办了印太商业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并在孟加拉国、菲律宾和蒙古举办了一系列卫星活动,以此启动了资金超过一亿美元的美国新的经济举措。

四、促进地区稳定

只有在稳定和安全的地区才能实现公平和繁荣。美国继续深化合作,支持盟友及合作伙伴对自身能力进行投资,并增强互操作性以促进地区安全。我们正在加强我们的盟国、合作伙伴及朋友应对地区稳定所面临的威胁的能力,此类威胁包括:宣称非法海事主张;朝鲜的挑衅;以及环境和自然灾害。我们与美国国防部密切合作,持续通过以下方式来加强地区安全:

  • 支持澳大利亚英国美国 (AUKUS) 安全伙伴关系:2023年3月,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领导人宣布了能使澳大利亚尽早获得一艘装备常规武器的核动力潜艇的最佳途径,这是与我们两个最亲密的盟友进行深入合作的一次世代性机遇,以增强我们的联合能力,提高互操作性,并更好地促进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 加强安全联盟:美国正在就延伸威慑加强与该地区主要盟友的合作。在数十年双边防务与安全合作的基础上,我们与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签署了防务合作协议。我们还与日本和韩国建立了有关朝鲜导弹威胁实时信息共享机制,并与澳大利亚和日本整合了三方演习的合作。
  • 扩大影响力:通过在印太地区推进军力态势以及扩大多国军事行动,美国继续对地区安全进行投资。这包括宣布在菲律宾战略地区的四个《增强防务合作协议》(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新地点,以增强应对印太地区的种种挑战的凝聚力,这类挑战包括自然灾害和人道主义灾害;并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及伙伴合作开展军事演习。例如,美国与欧盟在阿曼海岸举行的首次联合海军演习、环太平洋地区(RIMPAC)“黄金眼镜蛇演习”(Cobra Gold)、“超级鹰盾演习”(Super Garuda Shield)和“马拉巴尔演习”(MALABAR)等。
  • 支持海上领域意识和海上安全:我们正在增强合作伙伴维护海上安全和海上领域意识的能力,以确保能够根据国际法对该地区的海洋进行管理和使用。我们与四方安全对话合作伙伴一起启动了《印度-太平洋海域意识伙伴关系》(Indo-Pacific Partnership for 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倡议,以使我们的合作伙伴能够更好地监测印太地区的水域。我们与帕劳签署了《随船协定》(Shiprider Agreement),以加强海上领域意识。通过“东南亚海事执法行动”(Southeast Asia Maritime Law Enforcement)倡议,我们为850多名海事执法人员提供了培训。我们对南亚地区的援助还包括用于建立打击非法捕鱼能力的650 万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证据处理及进行模拟审判,以加强海上安全能力并打击海上犯罪活动。
  • 推进网络安全合作及能力建设:与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一起,美国在太平洋岛国发起了年度“太平洋网络能力和协调会议”(Pacific Cyber Capacity and Coordination Conference)。我们还与东盟、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开展网络对话。我们与新加坡一起继续对东盟成员国进行网络空间政策培训,并通过“数字连接和网络安全合作伙伴关系”(Digital Connectivity and Cybersecurity Partnership)为泰国国家网络安全局(National Cybersecurity Agency)的战略规划提供支持,我们与东帝汶、印度和菲律宾政府密切合作,以加强网络的韧性。
  • 支持台湾的自卫能力:与美国长期以来的一个中国政策保持一致,我们首次使用了几项安全援助授权来支持台湾维持足够的自卫能力,这些授权涵盖“对外军事融资”(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总统动用资金授权”(Presidential Drawdown Authority)以及“国际军事教育和培训”(International Military Education and Training)。
  • 增强国防能力: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在印太地区投入了3.93亿美元的对外军事融资以及超过3400万美元用于 “国际军事教育和培训”,从而为海上安全、海上领域意识、军事专业化、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能力的发展以及培训和装备需求提供了支持。美国对斯里兰卡的安全援助使得斯里兰卡海军能够成功完成多次反走私行动和多次海上演习,并增强了斯里兰卡本国的水域治安以及打击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渔业捕捞活动的能力。
  • 反制朝鲜逃避制裁的行为:为非法开发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朝鲜政权一直在逃避联合国的制裁。为了追踪、挫败及阻止朝鲜逃避联合国制裁的活动,太平洋安全海事交易所(Pacific Security Maritime Exchange)于 2023 年扩大了规模,将意大利纳入该机构,并通过日本横须贺的执法协调小组(Enforcement Coordination Cell)加强了行动能力和外交影响力。太平洋安全海事交易所目前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新西兰、韩国和英国。
  • 在平民安全问题上开展合作:通过四方反恐工作组(Quad Counterterrorism Working Group),四方安全对话的合作伙伴能够分享最佳实践和专业知识,并协调反恐政策。在孟加拉国,我们提供与反恐有关的援助,重点是应对危机、炸弹处理、检察官和法官培训以及防止暴力极端主义。

五、增强抵御21世纪跨国威胁的能力

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与印太地区的伙伴合作,减轻国家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性,加速清洁能源转型以及其他关键的气候变化减缓行动,并支持对全球卫生安全领域的投资。我们正在通过以下方式增强区域韧性:

  • 为太平洋岛国和马尔代夫建立气候变化适应力和韧力提供支持:与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一道,我们提供了专门资金启动一项人道主义仓储倡议,以提高抗灾能力,并提供了一艘由太平洋共同体(Pacific Community (SPC))管理的海洋和渔业研究船。美国还支持太平洋岛国论坛设立“太平洋韧力基金”(Pacific Resilience Facility),以支持社区的韧力建设并解决损失和损害问题。我们还与SPC合作,支持海洋空间规划,并设立一项新的“太平洋新兴领导人韧力和适应力奖学金”(Resilience and Adaptation Fellowship for Rising Pacific Leaders)。在南亚,“气候行动倡导者网络”(Climate Action Champions Network)通过提供关系网络、支持和指导来吸引下一代气候领导人,帮助他们开展气候变化方面的宣传和项目,以满足当地社区的需求。
  • 利用印太经济框架清洁经济协议和催化资本基金:与我们的印太经济框架合作伙伴一道,美国设立了年度印太经济框架清洁经济投资者论坛(IPEF Clean Economy Investor Forum),创建了一个全球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印太经济框架投资加速器(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PGI) IPEF Investment Accelerator),以扩大高标准项目融资,并宣布设立新的印太经济框架催化资本基金(IPEF Catalytic Capital Fund),以汇集资源并扩大可融资气候项目的渠道。
  • 树立应对气候变化的雄心壮志,推动清洁能源和能源安全:为了加速该地区迈向清洁能源的未来,我们与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启动了“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Just Energy Transition Partnerships);通过签署一项民用核项目合作协议(Civil-Nuclear Cooperation Agreement),采取措施为菲律宾的关键能源安全提供支持;通过跨境电力贸易和区域电力市场支持区域能源一体化,推动南亚清洁能源转型。在东南亚,我们通过“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Mekong-U.S. Partnership)框架下的“日本-美国湄公河电力伙伴关系”(Japan-U.S. Mekong Power Partnership),推动可持续能源贸易以及清洁能源一体化。
  • 通过四方安全对话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支持卫生和气候投资:我们与四方安全对话合作伙伴一起,在该地区资助、制造和分发了近四亿剂新冠(COVID-19)疫苗,并于 2023年启动了“四方卫生安全合作伙伴关系”(Quad Health Security Partnership)。 我们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合作伙伴一起召开了首届“可持续未来论坛”(Sustainable Future Forum)会议,以制定公共-私营部门解决方案,应对环境挑战,这一举措将为2024年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沿海韧力框架”(APEC Coastal Resilience Framework)的启动奠定基础,从而帮助沿海社区建立适应能力。我们还致力于制定“西雅图性别平等和气候变化框架”(Seattle Framework on Gender Equality and Climate Change)。
  • 支持水资源、土地和森林的管理:我们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利用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地球观测技术,向不丹的学术、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以及在美国的不丹学者提供了有关水资源、土地和森林管理以及极端天气预报的技术和培训援助。在湄公河次区域,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支持采用技术上可行的协同方式来管理跨境的水资源问题。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the-united-states-enduring-commitment-to-the-indo-pacific-marking-two-years-since-the-release-of-the-administrations-indo-pacific-strategy/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