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 12 月 14 日

财政部发布

华盛顿 ——12月14日(星期四),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在华盛顿特区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成立 50 周年晚宴上发表了关于美中经济关系的讲话。

(此为预先准备的讲稿)

晚上好。 感谢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邀请和马克(Marc)的介绍。

今天,我们共聚一堂,庆祝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成立50周年。同时,我们还纪念一年多前美中两国领导人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峰会。自那次峰会之后,拜登总统指示我和其他高级官员深化与中国的沟通,从而推动了一系列行动,包括我7月访华与中国新经济团队会晤,以及美国财政部与中国政府共同设立经济和金融工作组。目前,工作组已经举行两次会议。差不多一个月前,拜登总统再次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此前我于11月在旧金山接待了我的中国同行、国务院副总理何立峰。

在这一轮外交活动中,一些对今天在座的许多人来说都很重要的问题,比如市场准入,一直是我关注的焦点。今晚,我将讨论这个领域和其他领域的问题,回顾我们正在奉行的经济方针的基础和过去一年取得的进展,并阐述未来一年的计划。

一、对中国的经济方针的基础

拜登政府的对中国战略始于国内投资和重建海外联盟。拜登总统上任时,国内和国际上都有大量工作要做。特朗普政府未能在国内基础设施和先进技术等关键领域进行投资,同时也忽视了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和盟友几十年来建立和加强的关系。这使得美国在竞争激烈的全球经济中更加脆弱和孤立,而全球经济要求各国采取完全相反的做法。这损害了我们的全球地位,也意味着美国企业和工人错失了重大经济机遇。

过去三年,拜登政府已经纠正了过去的路线。我们通过拜登总统的“投资美国”议程在国内进行投资。拜登政府的经济计划帮助美国从疫情中走出,实现了历史上最快的经济复苏。《两党基础设施法》(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Law)、《芯片与科学法》(CHIPS and Science Act)和《降低通货膨胀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连同它们正在推动的私营部门投资——正在促进经济增长,建设未来清洁能源产业,并为美国历来被忽视的人民和地区增加机会。

我们也在加强与世界各国——包括印太地区国家——的经济联系。在我访问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和越南期间,我亲眼目睹了该地区的活力。与该地区的经济进一步融合——如果从战略角度出发——可以带来巨大的惠益。我们可以提高国内生产,为不断扩大的市场服务,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我们还可以通过合作来加强我们的经济安全,包括通过建立更安全的供应链,增强美国经济的复原力,同时促进印太经济体的进一步增长。

正如我以前所说,美国的基本经济实力意味着我们无需担心与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健康经济竞争。我们的实力使我们能够在应对挑战的同时寻求新的机遇。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制定了对中国的经济方针。

我和其他美国官员多次重申,美国并不寻求与中国脱钩。这样做只会损害双方经济,并产生负面的全球影响。我在今年4月关于美中经济关系的讲话中已经明确表示了这一点。我还提出了我们与中国关系的三大目标。美国将寻求与中国互利共赢的健康经济关系。我们将寻求与中国合作应对全球性挑战。由于国家安全必须始终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将在必要时通过经济手段确保我们国家的安全利益和保护人权。

二、进展情况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推动了这一愿景。首先,我将从寻求健康的经济关系谈起。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成立之初,中国在全球GDP中的占比不到3%,而现在这一比例已经接近18%。中国已成为美国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而美国则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带来巨大的机遇,我知道许多委员会成员和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和中国对美的投资可以支持美国就业。美国企业还可以从获得关键生产要素中获益,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竞争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然而,长期以来,美国工人和企业无法与中国工人和企业公平竞争。从非市场手段、外国公司准入壁垒到针对美国公司的胁迫行动,中国采取了各种不公平的经济做法。这些做法损害了美国工人和企业。过去一年,我们通过工作组和直接外交途径持续表达了这些担忧。让我明确一点:我将始终维护你们的利益,努力确保美国工人和企业受到公平对待。

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在工业和金融领域摆脱国家主导的经济方式,我相信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会更好。国有企业扮演过于强大的角色会窒息经济增长,而过度倚重安全机构则会阻碍投资。我经常听到美国企业提及他们在中国面临的种种挑战。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23年会员调查显示,美国企业正在重新考虑其投资计划和资源配置,拟将公司部分业务转移出中国的比例比高于2016年以来的任何一年。这些趋势应该引起中国的关注,这也展示结构性改革和公平对待外国企业会给中国带来的潜在惠益。除了吸引更多外资,这还将有助于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解决中国经济做法所导致的低效率和脆弱性问题。

在寻求健康的经济关系的同时,我们还在全球挑战方面与中国开展合作。气候变化对自然环境和经济的影响继续加剧。太多低收入和新兴市场经济体深受不可持续的债务之苦。作为回应,拜登政府通过对美国国内投资和加强海外联系正在恢复美国在应对当前紧迫严峻的全球挑战方面的领导地位。作为占全球GDP 40% 的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有义务共同推动集体行动,造福于全世界的人民和经济体。

美国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共同主持了G20可持续金融工作组的工作,而要加强我们在气候问题上的合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与中国就发展中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开展了合作。这方面的进展一直过于缓慢,因此最近在具体案例上取得的进展可能会为受债务困扰的国家打开大门,更快更好地解决问题。我们还与中国协作,推进了加强国际金融体系的工作。中国现已¬——和大多数其他国家一样——同意按照等比例增资方式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资金,这将加强IMF在全球金融安全网中的核心作用。

在寻求健康的经济关系和合作应对全球挑战的同时,我们也坚持承诺在必要时利用经济手段保护我们自己和盟友的国家安全。这是我们不能、也不会妥协的领域。但我们的政府也肯定会清楚解释我们的行动,并直接表达我们的担忧。我们通过沟通来避免危害稳定的误解。我们在今年 8 月推出拜登总统关于对外投资的行政命令时就做到了这一点。我们通过该行政命令采取狭义的、有针对性的行动,并公开透明地阐明我们的理由和意图。我们还表达了对中国某些行动的担忧,包括其对关键矿产的出口管制,以及某些中国公司对俄罗斯国防工业部门提供的支持。

我上个月会见何副总理时,美中两国在过去一年取得的进展已经显而易见。我们共同表示,双方都不寻求脱钩;我们欢迎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环境之下的健康经济关系的目标;我们致力于共同应对全球挑战;我们将在未来加强沟通。通过会谈和声明,我们为两国经济关系及其未来发展道路设定了重要条件。

三、展望今后一年

上述进展将在未来一年中为我们提供助益。让我来概述一下美中经济关系在2024年的三大重点要务。

首先,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美国将致力于继续负责任地管理美中双边经济关系。我们知道这一关系将继续面临挑战。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领域存在重大分歧。而且对我们两国都产生影响的种种冲击的风险始终存在。我们不寻求解决我们之间的所有分歧,也不试图避免所有冲击。这根本就不切实际。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的沟通具有韧性,以使我们在出现分歧以及发生冲击时能够防止误解导致事态升级并造成损害。

我们首先要建立起经受得住客观环境中种种挑战的持久沟通渠道。明年,各工作组将继续定期举行会谈。我计划作为财政部长第二次访华,访问议程的一个重要部分将集中于与对等官员讨论受到关切的棘手领域。美国将继续致力于就我们的各项行动进行清晰的沟通,从我们的对外投资制度到颁行《降低通货膨胀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的更多条款,还有我们的制裁措施。关于中国采取的种种国家安全行动,我们的做法将保持力度。继续稳定我们的关系以防止出现升级不会成为新闻,但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人民——而且要重申的是,乃至世界各地的经济和人民——将更加安全、更有保障。这就是美国和中国构建我们的关系并负责任地管理这一关系的意义所在。

其次,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继续力促中国在经济政策及决策方面具有清晰度,以使我们自己的决策更具知情性。50年前,当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不到3%时,中国的过剩供给或需求变化——事实上——中国更广泛的经济政策——对全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要小得多。如今,中国占全球经济的近20%,中国体量太大,无法仅通过出口来实现增长,而且其经济政策选择产生着深远影响。在金融稳定方面也是如此。在中国发生的金融冲击——以及中国做出的反应——并不是孤立的。了解中国的有关计划,特别是了解中国打算如何应对地方政府债务以及房地产市场的挑战,或是中国在经济出现意外的薄弱环节时可能做出何种反应,对于我们这些美国的决策者来说至关重要。随着我们了解更多情况,我们将继续就美国和中国存在分歧的领域提出关切,从中国产业政策可能造成的全球溢出效应到中国采取的可能对私营部门造成不利影响的行动等等。我们还将要求中国在非市场行为及外汇活动方面有更大的透明度。我们将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和盟友共同再度强调,要长期保持健康的经济关系,就必须为我们的企业和工人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提高清晰度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代表我们的公民做出决策。这也能帮助许多其他经济体的决策者,他们都可能受到中国做出的选择的影响。

第三,我们将在今后一年致力于在一些领域中加快与中国展开的工作,我们两国以及许多其他国家都能在这些领域里从我们的合作以及共同的领导作用中受益。人们通常都理解,军事领导人需要快速可靠的沟通渠道,以防止危机失控。对于应对金融压力的经济政策制定者来说,了解沟通渠道另一端的对等官员并能够迅速做出决策同样至关重要。为了做到这一点,美国和中国将为我们的金融监管人员之间的交流提供便利,就像美国定期与欧盟和英国等主要金融中心进行交流一样。我们已经在就气候压力情境建模的信息交流方面进行了努力,这对于了解气候变化对我们金融系统构成的威胁并为此做好准备至关重要。而且我们正在促进类似的技术交流,探讨如果在美国或中国发生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即G-SIB——经营失败,每个司法管辖区如何处理以及我们如何最好地协调。

在反洗钱及打击恐怖主义筹资方面也存在合作空间,其中包括应对与加密货币相关的非法金融风险。我们尤其重视非法金融活动与芬太尼问题,这已成为美国18至49岁人口的主要死因。今年11月,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意恢复在禁毒方面的双边合作,重点是阻止用于制造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的贩运。我们已经看到了进展,美国财政部和中国经济政策制定者在推进这一合作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我们还将继续推动共同应对全球挑战。这可以包括在自然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以及适应性和复原力等方面或者为制定实现零净排放的共同原则方面寻求协调,制定实现零净排放的共同原则的工作可以借鉴美国财政部关于美国金融机构零净排放原则的国内工作。我们将继续在悬而未决的案例中寻求加快主权债务重组的进展,并倡导对债务结构进行必要的改变。我们还在债务问题和气候问题的交叉层面看到了合作的机会,因为至关重要的是债务压力不应妨碍低收入国家投资于可持续发展和采取气候行动。我们还将为加强国际金融体系寻求与中国继续合作,其中包括完善多边开发银行。

最后,让我回到今天的活动所纪念的50周年里程碑。在过去的50年里,中国经历了巨大的变革。美国也是如此。在过去的三年里,拜登总统推动国内投资,在印太地区建立了强大的经济关系,并从这一实力地位出发,寻求对中国采取务实的经济方针。这是一种根植于在座各位共同持有的理念的方针,即美国的员工及企业能从公平条件下的良性竞争中受益。而且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合作对于着手解决全世界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必不可少。但这种方针也认识到我们在观念和政策上存在着鲜明的差异。处理这一关系并非易事,对此我们不抱任何幻想。

因此,我今天不会宣告胜利,也不会提出我们无法实现的目标。恰恰相反,我要重申我们正在采取的方针:继续以有的放矢、认真谨慎的方式负责任地管理我们的经济关系。我们将很快看到这种方针的一些益处。其他一些益处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现。还有一些益处只有当我们认识到与之相反的情况时才会变得清晰:如果美中关系不可预测且动荡不安,那么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全世界人民都会担心我们的分歧有可能升级为冲突并可能破坏他们的生活和生计。简言之,在辞旧迎新并展望未来一年的时刻,我坚信我们正在开辟的道路不仅是务实的,而且是全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必须采取的举措,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望在未来50年为我们的人民及全世界人民取得最佳成果。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home.treasury.gov/news/press-releases/jy1994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