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 11 月 30 日
美国国务院发布

亨利·基辛格曾写道:“尽管历史上的伟大政治家各有不同,但他们都对过去有着某种共同认识,对未来有着某种共同愿景”。亨利不仅是历史和战略学者,而且在非同寻常的 100 年中,在这两方面都很有建树。

1938 年,他和家人从纳粹德国逃到美国,当时他 15 岁。他们一家在美国获得了庇护,他之后写道:”“我亲身体验到我们的国家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对于那些遭受迫害和处于弱势的人。”

他热爱这个收留了他们全家的国家,并在其余生中,感到有责任并且渴望为美国、美国人民和美国的理念做出奉献。

他 19 岁应征入伍,加入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解放欧洲的盟军,并因发现一个纳粹潜伏小组而获得铜星勋章。

基辛格指出,所有外交官面临的永恒挑战是,在时间紧迫、信息不完整、后果未知的情况下必须做出重大决定。 亨利写道,与历史学家、学者或分析家不同,“政治家只有一次猜测的机会,其错误则无法弥补”。

作为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做了无数改变历史进程的决定。 今天,担任美国首席外交官意味着要奔走于一个亨利留下永久印记的世界——从他建立的关系和开创的工具到他建立的架构莫不如此。

亨利写道:“对于任何学者而言,变革是生命的法则”。作为一个终身学者,亨利预见并理解改变世界的力量,并帮助我们应对其影响。即便到了百岁之年,他仍像过去一样坚定地展望未来。

亨利·基辛格始终以战略眼光和智慧来应对每个十年出现的新挑战。正是由于这种能力,总统、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以及两党的其他领导人纷纷征询他的意见和建议。我亦不例外——无论我是在其变革性的中国之行50多年后前往中国访问,还是在我们制定人工智能规则时,都在寻求他的建议,而他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思考、写作和提供建议,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周。

很少有人比亨利·基辛格更了解历史,而在影响历史进程方面比他做得多的人则少之又少。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on-the-passing-of-henry-a-kissinger/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