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9
大卫凯宾斯基酒店(David Kempinski Hotel
以色列特拉维夫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布林肯国务卿:晚上好。 

这是我自107日哈马斯恐怖袭击以来第四次前来以色列,而今天距这次袭击仅仅三个月多一点(95 天)。

我们知道,对于受袭击和随后的冲突影响最严重的人们来说,这一段时间可谓度日如年。

就在到这里之前,我会见了被关押在加沙的人质的家属以及已经获释的人质。迄今我已经多次与其中的几个家庭会晤。对他们来说,与亲人分离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是那么漫长。

那些加沙的居民也是度日如年,数十万家庭面临严重的食品匮乏。对于尽力寻找食物来喂养饥饿的孩子的母亲或父亲来说,每一个没有食物的日子都让人忧心如焚。 

那些无辜的亲人被杀害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更是度日如年。对他们来说,时间常常分为之前之后”——之后的日子里,伴随他们的是我们大多数人永远不会经历也无法完全想象的丧亲之痛。

这些只是受这场冲突影响最严重的人们在这95天里经历并继续承受重负的几个例子。 

这一巨大的人员伤亡是我们继续与以色列站在一起确保107日这样的袭击不再发生的诸多原因之一。

因此,我们高度重视解救仍然受困的人质、化解人道主义危机、加强对加沙平民的保护以及防止冲突蔓延。

这就是我们正在紧急开展工作为该地区的持久和平与安全开辟一条道路的原因。

我们认为将以色列诉诸于国际法院的行为分散了世界对所有这些重要努力的注意力。而且,关于种族灭绝的指控毫无根据。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那些袭击以色列的团伙——哈马斯、真主党、胡塞武装以及他们的支持者伊朗——继续公开鼓吹毁灭以色列以及大规模屠杀犹太人。

在这次行程中,我是在与土耳其、希腊、约旦、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领导人会晤之后来到以色列的。

所有这些领导人都与我们一样,对冲突的蔓延感到担忧。他们都致力于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利用他们所拥有的关系来防止冲突升级,阻止新战线的出现。

此外,所有领导人都对加沙的严峻人道主义状况以及平民伤亡人数表示了严重关切。

我们知道,面对一个藏匿在平民中间的敌手——他们躲在学校和医院里射击——使改善这一状况具有令人难以想象的挑战性。 但是,加沙平民每天遭受的伤亡——特别是儿童伤亡——是无法承受之重。

我们在增加运送进入加沙的援助数量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包括通过凯雷姆沙格姆(Kerem Shalom)口岸的开放运入物资。

然而,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加沙90%的民众仍然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 对于儿童来说,长期缺乏足够食物可能会造成影响终生的后果。

正如我在今天的会谈中强调的那样,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水、更多的药品和其他必需品需要运进加沙。一旦救援物资抵达加沙,我们需要更有效地将其送到需要援助的人们手中。

以色列需要尽一切可能消除从过境点通往加沙其他地区的任何障碍。改进消除冲突的程序,而确保援助能够安全顺利地运输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联合国在满足加沙巨大的人道主义需求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没有其他任何人能够取代。

在加沙的联合国人员和其他援助人员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继续提供拯救生命的服务,展现了非凡的勇气。

昨晚,我与联合国新任加沙人道主义和重建事务高级协调员西格丽德·卡格(Sigrid Kaag)讨论了所有正在进行的救援努工作。

几年前,西格丽德·卡格领导联合国特派团队在叙利亚销毁阿萨德政权的化学武器时, 我曾与她密切合作过。因此,根据经验来判断,我可以说她有能力完成这项工作。

她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 她也必须得到以色列的支持。

今天,我们还讨论了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分阶段过渡的问题。我们继续提供我们的最佳建议,以确保以色列能够实现绝不让107日事件重演的根本目标。而且我们相信以色列为实现这一根本目标取得了显著进展。

随着以色列在加沙北部的军事行动进入一个强度较低的阶段,以及以色列国防军在那里减少兵力,我们今天就一项让联合国执行评估任务的计划达成了共识。这项任务将确定为了让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安全返回北部家园而需要采取哪些措施。

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因为存在着严峻的安全、基础设施和人道主义挑战。但是这项任务将启动一个对这些障碍以及如何克服它们做出评估的程序。

在今天的会谈中,我也极其明确地表明:一旦条件允许,巴勒斯坦平民必须能够尽快返回家园。他们绝不应当被迫离开加沙。正如我对总理所说,美国坚决拒绝任何主张将巴勒斯坦人重新安置到加沙以外地区的提议,总理今天也对我重申,这并非以色列政府的政策。

我们还讨论了以色列与黎巴嫩接壤的北部边境的紧张局势,那里的真主党继续每天向以色列发动火箭袭击。正如我对战争内阁及其他高级官员所言,美国支持以色列确保其北部边境的安全。我们完全致力于与以色列合作,寻找避免局势升级的外交解决方案,让民众能够返回他们的家园,在以色列北部地区和黎巴嫩南部地区安全地生活。

最后,我们继续讨论如何在该地区为以色列建立更持久的和平与安全。正如我对总理所说的,我在这次访问中见到的每一位合作伙伴都表示他们愿意支持一个能够结束长期暴力循环并确保以色列安全的持久解决方案。但他们也强调这只能通过区域性方针来实现,其中包括一条通往巴勒斯坦国的途径。

这些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但只有在同时争取实现上述两个目标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这场危机已经表明,不能只寻求其中一个目标而不顾另一个,也不能在没有整体的区域性方针的情况下实现其中一个目标。

为了使之成为可能,以色列必须成为愿意领导巴勒斯坦人民与以色列作为邻居和平共处的巴勒斯坦领导人的合作伙伴。而且以色列必须停止削弱巴勒斯坦人有效地自治的能力的做法。极端定居者逍遥法外的暴力行为、扩建定居点、拆迁和驱逐行径都使得以色列更难以实现持久的和平与安全,而不会使之更容易实现。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有责任进行改革并改善治理工作,这是我计划明天与阿巴斯总统及其他官员会面时提出的问题。

如果以色列希望阿拉伯邻国做出帮助确保其持久的安全所必需的艰难决定,以色列领导人自己也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

拜登总统在107日袭击事件发生几天后对以色列人民发表讲话时做出了一个极其简明的承诺:美国今天、明天都始终支持以色列。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的确不一般。正是我们独特的纽带以及美国对以色列人民的持久承诺,才使我们——才要求我们必须——在形势最为紧要、选择最为重要的时刻尽可能坦率直言。此时正是这样一个时刻。

我愿意回答几个问题。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antony-j-blinken-at-a-press-availability-45/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