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美国中心(Beijing American Center)

2023年6月19日

布林肯国务卿:各位晚上好。 今天没什么新闻,对吧?

首先,我要感谢伯恩斯大使(Ambassador Burns),感谢我们驻中国外交使团的全体成员,过去两天里,我有机会与他们在一起。这个团队在一个关键时刻服务于世界上最重要的驻外机构之一,我为他们代表国家所做的一切感到无比自豪。

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美国在国内外采取了一系列有目的的战略步骤,以加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我们在基础设施、技术、工业产能和竞争力方面进行了历史性投资。我们深化了与世界各地的盟友和伙伴的接触和协调,这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这就是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所处的背景。 美国和中国都有义务负责任地管理好这种关系。这样做符合美国、中国乃至世界的最大利益。

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构成的挑战有清醒的认识。美国将推进与许多其他国家共享的未来愿景:与各国共同维护及更新多年来保障全球和平与安全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从而建设一个自由、开放、稳定和繁荣的世界。

为了构建这个未来,我们首先从外交开始,包括与中国的外交。我来到北京就是为了加强应对高层沟通的挑战,以明确各自在存在分歧的领域的立场和意图,并探讨我们在应对共同的跨国挑战方面在利益一致时可以合作的领域。所有这些我们都做到了。

在北京,我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一次重要谈话。我还与中国外交官员王毅主任和秦刚国务委员进行了坦诚、实质性和建设性的讨论。我对东道主所给予的热情款待表示感谢。

在每次会谈中,我都强调了高层直接接触和持续沟通是负责任地管理分歧并确保竞争不转向冲突的最佳方式。我也从中国外交官员那里听到了同样的观点。我们都同意需要稳定两国关系。

在这些会谈中,我们就地区和全球挑战进行了充分讨论,其中包括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我再次强调了欢迎中国与其他国家一道,在联合国宪章(United Nations Charter)原则的基础上,为寻求公正的和平发挥建设性作用。我们还谈到了朝鲜日益蛮横无理的行动和言论。鼓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负责任地行事,停止发射导弹,开始就其核项目进行对话,符合国际社会所有成员的利益。而中国在促使平壤参与对话并终止其危险行为方面处于独特地位。

我提出了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海峡以及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挑衅行动的关切——越来越多的国家也有同样的关切。关于台湾问题,我重申了美国长期以来所持的“一个中国”政策。这一政策没有改变。它以《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三个联合公报(Joint Communiqués)和六项保证(Six Assurances)为指导。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我们继续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我们继续期待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两岸分歧。我们始终致力于履行《台湾关系法》规定的责任,包括确保台湾有自卫能力。我们还讨论了一系列双边问题,包括遵循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去年年底在巴厘岛的会谈内容,继续制定指导两国关系的原则。

我们就各自的经济政策交换了意见,其中包括我们对于中国对美国企业的不公平待遇的关切。今天,我参加了在中国经营的美国企业领导人举行的会议,了解到美国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包括美国企业最近所遭受的惩罚性措施。我还了解到美国企业希望在中国继续经营并扩展其业务。因此,我在会议中努力澄清了对我们的做法的任何错误认识或误解。

对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而言,去风险和脱钩之间存在着重大区别。过去一年,我们两国的贸易额有所增长——事实上,去年比任何时候都高,接近7000亿美元。健康而稳健的经济合作对美国和中国都有利。正如耶伦(Yellen​​)部长上周在国会作证时所说——她是这样说的,如果与中国脱钩并中止与中国的所有贸易和投资,那对我们而言将是灾难性的。

我们支持去风险和多元化。这意味着投资建设我们自身的能力以及安全、有韧性的供应链;为工人和企业争取公平的竞争环境;抵制有害的贸易行为;保护我们的关键技术,以免这些技术被用来对付我们。我明确表示,我们将继续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行动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

我在会谈中还讨论了人权问题。 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等地侵犯人权的行为持续深感关切。我还特别提出了被不公正拘押的美国公民以及面临出境禁令的人士。 对我来说,没有比确保美国海外公民的安全和福祉更重要的工作了,而且我将继续加紧工作,确保他们获释并安全返回家园。

在我们努力解决分歧的过程中,美国准备与中国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展开合作,包括气候、宏观经济稳定、公共卫生、粮食安全和禁毒等方面。

在粮食安全方面,我们认为中国可以在缓解全球粮食不安全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我强调了支持长期扩展《黑海谷物倡议》(Black Sea Grain Initiative)的重要性,该倡议使乌克兰得以出口近3200万吨粮食,其中约1800万吨运往发展中国家。长期扩展这项倡议对于避免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粮食最不安全的国家出现粮食短缺以及价格飙升至关重要。

我把合成阿片类药物和芬太尼问题作为一项重点要务提出,这在美国造成了一场危机。芬太尼是18至49岁美国人的头号杀手。我明确表示,我们需要更大的合作来解决这一重大问题。我们同意探讨建立一个工作组或采取联合行动,以便切断助长加剧这场危机并造成死亡人数日益上升的前体化学品的流动。

最后,我们讨论了加强学生、学者、商务人员之间的交流的重要性。这有利于我们的公民、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关系。今天,我有机会会见了这些交流项目的一些参加者,他们非常出色。在我参加的会谈中,我们讨论了加强教育交流,并承诺努力增加两国之间的直飞航班。

为了继续就这些和其他重要问题进行对话,我预期未来几周有更多美国高层官员访问中国。我们也欢迎更多中国官员访问美国。为此,我邀请秦刚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访问华盛顿,他同意在对双方合适的时间前来访问。

今晚晚些时候,我将前往伦敦参加乌克兰重建会议(Ukraine Recovery Conference),我还将有机会在那里向盟友和合作伙伴介绍这次访问的情况,并继续加强我们的一致性。

我们对管理这种关系的挑战不抱任何幻想。在许多问题上,我们有着深刻甚至强烈的分歧。我们将始终遵循最佳行动路线来促进美国人民的利益。而美国在通过外交途径成功管理复杂、重要的关系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找到一条前进的道路是两国共同的责任——我们这样做既符合我们双方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


欲查看原稿内容: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of-state-antony-j-blinkens-press-availability/

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Lessons of 1989: Freedom and Our Future